05/22 一起困在沙漠裡

在還沒吃任何東西的情況下,我又早早騎車上路。

自從有一次困在沙漠裡的經驗後,我都不敢賴床,每次我都會逼著自己早點出門。

20130522_01

離開『卡車圈子』後,看到有趣的牆壁廣告,寫著『把黨和政府的聲音傳到千家萬戶。』

是什麼廣告,要用這樣的台詞,答案是國家廣電光纜干線網,有點像是中華電信的光纖網路。

大陸這裡『思想改造』做的很徹底,連續劇不是在打鬼子,就是打蔣匪,

連電視台的節目都在歌頌中國解放軍、黨領導萬歲、共產黨萬萬歲。

20130522_02

昨天從收費站滑下來沒人理我,從這進去不知道會怎樣,抱著戒慎恐懼的心情,趕緊通過。

穿制服(忘了是不是穿迷彩服的)的姑娘,從小亭裡探出頭來,什麼都沒說。

Yeah!順利通關。

20130522_03

看著到烏魯木齊的里程越來越少,心裡也跟着興奮的倒數十、九、八、七..........

昨天是9開頭,今天則變成8開頭,過了今天,明天就是七開頭。

離回家的路,更近了。

20130522_04

十幾公里後,又到柳園北收費站,路邊除了有公安局外,還有幾間餐廳、商店、修車鋪的小屋子。

想到接下來到星星峽為止,都是一望無際的沙漠,還是吃飽飯再上路,比較安心。

20130522_06

一走進門,老闆娘就問幾個人要吃飯,我說只有我一個人。

『你一個人阿?那就吃炒菜吧!』

瀏覽了整份價目表,越往西北地區,物資取得也越不易,所以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,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。

點了最便宜的麻婆豆腐(15元),兩個花捲(1元),這一餐吃了17塊。

20130522_05

菜還沒上來,先到隔壁商店補給,瓶裝飲料的價格都是4塊,

看到櫃子有玻璃瓶飲料,就問老闆那是什麼?

『果啤。』就是水果啤酒,5塊錢,

好像漲幅空間比較小,今天換換口味,改喝這個。

20130522_07

看起來很像是老闆一家人圍成一桌吃飯,但不知道是什麼關係。

他們也和我吃的差不多,就是一整盤花捲配上兩盤炒菜。

這裡的小孩很獨立,才兩、三歲的年紀,就可以自己吃飯,不用人家追著跑餵飯。

跟大人一樣,一手拿花捲,ㄧ手拿筷子夾菜,想吃什麼自己夾,

嘴油膩了,就自己到旁邊拿捲紙擦嘴。

一旁的大人開心聊着天,也沒人伺候小祖宗。

在偏遠的西北地區看到很美式的教養,深深覺得,小孩就是要這樣教,才會獨立!

結賬時,老闆娘說『16元』,

不是17元嗎?一盤炒菜加兩個花卷,我都算好好了阿。

後來,我說要一個袋子,花卷要打包。

然後她就改口說『那這樣就是17元。』

原以為袋子要1塊錢,這麼貴阿!

後來想通了,盤子裡一個花卷沒動筷,所以她算我16元,要打包當然就變17元。

不像台灣上餐廳吃飯,就算完全沒碰,也要付錢。

難怪,我上次去餐廳點兩個餅子,老闆就直接拿隔壁桌沒動過的餅給我。

這是飲食文化上的差異。

20130522_08

走出餐廳,發現外頭白茫茫一片,能見度只有一百公尺左右。

心想糟了,是砂塵暴來襲,因為昨天看電視新聞有說,

打開後燈想作警示,但是快沒電,有開跟沒開都一樣,索性關掉。

只好在內心乞求不要被不長眼的貨車司機給第一次親密接觸才好。

還好這沙塵暴來的快去的也快,不到十點就先消雲散,

但是先別高興得太早,有一好沒兩好,

原以為下午才會吹起狂風,沒想到中午還沒過,就提早報到。

我的方向是往北,所以從東邊吹來,就變成是非常恐怖的側風。

側風不會讓你的速度,慢到掉眼淚,但是很危險。

稍不留神車手沒握緊,就把我往內車道帶,大貨車不來撞我,我就先漂移過去撞他們了,

我只能像重機過彎壓車那樣,往外斜著騎車,盡量騎在路肩的最邊邊。

20130522_09

被風吹得受不了時,我就躲在擋土牆休息,

原本想要在進新疆前一刻,舉杯慶祝喝的果啤,被我現在拿來喝了。

兩眼放空地看著遠方,煩惱着等一下要怎麼上路。

20130522_10

一整瓶600毫升的果啤當然不可能一口氣喝完,只好插在原本放工具罐的水壺架。

尖銳的瓶蓋跟前輪只有一瞇瞇的距離,從包裡翻出一條束帶,將瓶口跟車下管固定好,

如果因為這樣而破胎,那我會被車友取笑一輩子。

20130522_11

一直到我晚上入住招待所,強烈的風ㄧ直沒有停過,

看著眼前一直被釘在同一個位置,完全飛不動的烏鴉,心裡覺得又可憐又好笑。

沒辦法將這麼有趣的畫面拍下來,光是要穩定住方向,

就握到雙手都發麻了,騰不出手來取相機。


時間過得非常緩慢,眼前的景色依舊沒什麼變化,

呼嘯而過的車輛根本不在意有輛自行車,在路肩搖搖晃晃,

狂風在耳邊轟隆轟隆作響,不知道在害怕什麼的恐懼感油然而生。

我將眼睛閉起來說,

『我已經瞭解祢是如此的神聖不可侵犯,也明白在祢壓倒性的力量前,我就如同滄海一粟般的渺小。

我到這裡來,並不是想要挑戰祢,或是想證明什麼,我只是想要平安地通過這裡而已。』


我彷彿聽到一個聲音,祂說

『我只是想測試,在巨大到壓迫着喘不過氣來的痛苦面前,你對夢想的堅持還殘留多少。』

『只要你通過前面60公里的考驗,到時,我會將我的力量借給你。』


在瞭解到自己的力量無法抵抗這眼前巨大的困境時,我突然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。

當我決定接受這一切時,所有的掙扎、痛苦等負面情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,彷彿從未存在似的。

20130522_15

我找了一排水泥牆坐著休息,悠哉地吃起前幾天買的早餐穌,

從包裡深處翻找出外套跟長褲套上,作好萬全的準備。

20130522_16

打開了iPhone ,播放X japan,the last live 演唱會,190分鐘。

聽著熟悉的音樂,耳朵被頭巾、外套、安全帽層層包住,轟隆隆的狂風,似乎也沒那麼可怕。

還有40公里的路,聽完ㄧ輪,也差不多抵達星星峽。


拿出腳架,要拍一張出發前的照片,這裡遍地前人的遺留物,看來是個躲風的風水寶地。

明知如此,我在僑腳架位置時,還是踩到地雷,到一旁的沙漠磨蹭個幾下,就算清理完畢。

對於自己突然變得如此坦然接受任何發生的事時,自己也覺得嚇了一跳。

20130522_14

『既然知道自己能力有限,不如認份地接受這一切吧!』

20130522_17

哼着x japan 的歌騎車,沒多久遇到兩個被狂風困住的旅行者。

反正也騎不快,沒什麼好急的,將車子靠在土坡旁,就搖搖晃晃地走去跟他們聊天。

『恭喜!恭喜!真是有緣,你們也被困在這阿,先拍張照記念一下。』

胖的這個是來自廣東佛山的車友,經歷說出來,會嚇死很多人。

他從廣東開始騎,已經騎完滇藏線、新藏線,

接著打算從烏魯木齊經絲路,繞去青海湖,再一路騎往內蒙、東北。

問他已經騎多久了,他說『兩年』。

好樣兒的,果然也是漢子一條。

因為在烏魯木齊,自行車被偷了,所以他就在市區裡打工,掙夠了錢,就買輛新的自行車,繼續出發。

他的好兄弟住深圳,從烏魯木齊開始ㄧ起旅行,他們倆昨天就住在眼前這個涵洞,

因為今早兒颳了超強的側風,他們沒法騎,就ㄧ直留在原地苦思辦法。


說到這裡,就要解釋一下,

風是從東邊來,把我往內車道吹,為了平衡,我只好向外傾斜騎車,

所以當大卡車經過,風的應力突然被抵消時,我就會很自然地往外面倒。

而這兩位反方向的仁兄就倒霉了,風是把他們往外面吹,

大卡車一經過時,他們就會往大卡車倒,非常的危險。

這時候騎,不是玩命那是啥。

20130522_18

彼此交流來時的路況跟住宿資訊,接下來還會有紅山口處的百里風口,

跟吐魯番到烏魯木齊的三十里風口,兩個都是很大的難關,

尤其是最後ㄧ段到烏魯木齊的路上,特別誇張,現在的風比起來,簡直是小巫見大巫。

光在這一段,他就摔了20幾次,反覆叮嚀我ㄧ定要搭車,不要硬闖。

我是沒要硬闖,ㄧ切隨緣,到了吐魯番再看當時天氣決定。

趕緊問新疆這一帶住宿登記,會不會很麻煩。

深圳的小哥說,『只要不是日本人,就沒問題。』

說到這歷史的情仇揪葛,我們三人都不禁會心一笑。

20130522_19

我要走時,他們倆個ㄧ起幫我把Surly再扛回高速公路上,風大到我一個人根本沒法扛。

看到我插在車上的啤酒瓶,他們兩個人都笑了出來。

『一路順風』的話語,這個時間點講好像怪怪的,就用『ㄧ路平安』祝福對方。

20130522_23

和他們分開後,我又獨自騎了三個小時,爬過了兩個山丘才抵達星星峽鎮。

路邊有測速器,喵了一眼,時速只有可憐的6~8公里。

20130522_20

由於是漸漸往西騎的,所以中午由東邊來的大側風就慢慢變的是從右後方來,然後是從正後方來。

風速快的時候,甚至不用踩踏板,時速就有15~16公里,

雖然助力維持不久,接下來又是側風逆風交雜,但是能提早到鎮上休息,我也已經心滿意足。

在第一個大上坡時,the last live 也剛好播到最後一首歌-Tears。

20130522_22

休息時,一樣是躲在水泥牆後,悠閒地喝下午茶。

將在金張掖買的咖啡包倒入水瓶裡,用力的搖幾下,咖啡就泡好了,

今天喝的是特製的冷泡咖啡。

20130522_24

翻過兩個山頭後,下午4點半終於抵達星星峽鎮,這裡是個很小的鎮,

同樣是商店、住宿、修車鋪林立,是給卡車司機休息的地方。

鎮很小,卡車只能沿路停在高速公路的路肩,然後司機們要翻過雙向車道,才能對面到小鎮吃飯。

20130522_25

先去對面的加油站補給,大包裝的巧克力派跟蛋黃派,準備明天上路吃。

20130522_26

另外買了三罐水備用跟ㄧ罐青梅綠茶,一口氣喝下綠茶,慶祝自己又平安過了一天。

20130522_31

喘息和緩了,就到鎮上找住的,從最靠近柳園方向的住宿開始問起,

那裡位於鎮的角落,應該比較便宜。

結果,問了兩家都沒人回應,只好來問鎮中心的這間。

20130522_28

老闆娘開價30元,看她報個價,吱吱唔唔的,

我心裡知道這是包間的價錢,床位的價錢應該在15~20元之間。

問能不能便宜一點,我說跟其他人安排在同一間也可以,

她說價錢沒得商量,在登記室裡的男老闆也是一付不住拉倒的態度。

明知是有問題,還是也只能住下來,因為另ㄧ間更大,價錢不用問也知道。

歷劫歸來,我只想早點休息,不想再節外生枝。

20130522_30

20130522_29

沙灣大盤雞拌面王也是他們親戚開的,廚子是一位年輕的小哥兒。

點菜前先問好價錢,這是在沒有餐單的餐廳吃飯時,最基本的常識。

問過一輪後,點了相對便宜的炒麵,15元。


等菜來時,我就在走廊上閑晃,看看招待所那邊有沒有人進出(因為房間不能上鎖),

偶然聽到剛剛的老闆娘跟廚子說,20元的床收了30元。

我在心裡對自己說,既然住進來了,就要值回票價,我當然不會讓你白白收我30元。


晚上大師兄傳簡訊來,說他到了柳園,跟我只差一天的路程,問我能不能上高速路。

我回說可以,順便告訴他,我住在黑店裡,要30塊,要他多比較看看。


晚上接近11點時,又來兩個要住宿的,清楚地聽到老闆娘在外頭跟他們說,20元。

上一篇:05/21 風過天陰

下一篇:
05/23 新疆,天氣晴朗

回首頁